当前位置:湖南省股权投资协会网站-会员服务-会员培训

复星、阿里奔赴“创新之国”,以色列科技如何嫁接中国资本?

发表于2019年4月30日 已阅读411次

去以色列考察的中国商务代表团络绎不绝。

根据以色列中央统计局的数据,2018年赴以色列中国游客约10.5万人次,较2015年增长超1倍,其中40%的中国游客来进行商务访问。

这个仅有2.5万平方公里国土与850万人口的“创新之国”,高科技初创公司数量高达6000家,让中国企业纷纷前往,探寻其科技创新之源。去年5月,马云带领35名阿里高管奔赴以色列;12月,腾讯AI加速器成员前往以色列;华为、联想、小米等一批中国领军企业早已在以色列设立研发中心。

据统计,2018年,以色列全球融资总额达到60亿美元,其中中资投资了10亿美元,占17%,而规模投资中中资占比逾30%。

以色列正成为中国资本投资并购的新“靶心”。

中国资本“抓住机会”

中国企业在以色列的投资可以追溯到更早。2013年5月,复星医​药以2.4亿美元(约合15.51亿元人民币)收购以色列医疗美容器械公司AlmaLasers;2016年4月,复星集团以4.96亿元人民币收购了以色列死海泥护肤品牌Ahava全部股权。中途还收购过以色列保险和金融服务公司PhoenixHoldings,目前已经退出。

阿里巴巴在2015年涉足以色列市场。2015年1月,阿里投资以色列视觉二维码公司Visualead,支付宝中就应用了该公司的二维码技术。之后,又相继投资了Twiggle、Infinity Augmented Reality、Lumus、Nexar、Optibus等以色列创新企业。

另一家投资明星是平安创投,平安创投在以色列已完成10项投资,包括Payoneer, eToro, IronSource等明星项目,形成了以互联网、医疗、高科技三个支点为核心的产业链布局,目前平安创投手中还储备了十多个以色列项目。

成为以色列顶尖风投基金的有限合伙人(LP),是中国企业和中国资本布局以色列的另一种方式。

据不完全统计,已有11家左右以色列风投机构获得中国资本注入,比如Pitango拿到涌金集团融资,Carmel Ventures拿到百度和中国​平安等1.94亿美元投资,阿里和盛景等注资JVP,联想注资迦南基金(CPI)、李嘉诚旗下的维港资本与Magma Venture Partners合作等。

除了产业资本,像耀途资本、多维海拓、高榕资本之类的纯VC也活跃在以色列这片热土。

孵化器对接中国市场

眼下,中国资本在以色列的投资热火朝天,并且“几乎涵盖所有主要颠覆性技术领域”。

但不可否认,中国资本在以色列的投资存在壁垒;反之,以色列项目想落地中国市场,也面临障碍。

以色列国土狭小,资源有限,因此创业公司向来以技术驱动,但本土商业化应用场景缺乏,一开始就注定了要走出国门,中国雄厚的资本和庞大的市场自然成了以色列心之所向。

不过,一方面,中国资本对以色列创新市场还不甚了解,以色列创新很多都是问题导向,大多围绕产业链上游的细分技术和解决方案展开,缺乏技术背景的资本难以理解其中的技术限制和市场空间。

另一方面,由于以色列创业公司普遍距盈利较远,需要对应的产业支撑,回报难以预测。而目前鲜有中国企业在以色列设立孵化器,即便有也只是相当于企业的一个创新研发部门。言下之意,缺乏一个有效率的平台,整合以色列当地创新资源和项目,以推进更有效的对接。

正因如此,近三年,专门对接以色列初创企业和中方资本的孵化器应运而生。以色列方面,例如太库、DayDayUp等主要针对中国市场的孵化器正寻找机会。DayDayUp位于特拉维夫,股东背景包括阿里巴巴、小米、易到用车、酷派、昊翔无人机(YUNEEC)、掌趣​科技等。

国内方面,中以产业园模式是主要方式之一。过去几年,中以产业园、孵化器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全国各地。2015年成立的“中国以色列常州创新园”,目前已集聚以色列及中以合作企业81家,已累计孵化以色列企业20多家。

像海尔电器一样的实体企业也设有孵化平台,对接包括以色列在内的全球资源。去年3月,海尔·以色列创新中心落户青岛的海创汇创业+创客空间。首期有来自以色列的5个项目登台路演,涉及高新传感器、物联网通信、AI 图像及视频识别、室内空气净化等尖端科技技术;12月,由海创汇发起的中以跨境创新创业生态联盟在以色列特拉维夫正式成立。

中国资本+以色列技术是否行得通?

不过,对于“中国资本+以色列技术”的模式,中以常州创新园主任赵东良曾表示“中国企业做应用多,以色列企业做技术多,因此在某种程度上会造成技术不一定能够产业化并产生很好的市场效果。”

再加上国内的中以孵化平台更多关注于吸引了多少家创新企业、补贴了多少额度的扶持资金等,服务和运行效率有待考量。

另外,中国与以色列的创新转移对接主要是线下的、碎片化的、时间和财务成本都是很高的,走马观花的不少。

如何把众多的以色利创新项目与中国投资者和中国市场进行规模化、精准、效率对接,仍需要沉下心去摸索。

来源|晨哨并购

发表评论